2017年10月15日星期日

写了七年的部落格

我这中文部落格已经写了差不多七年。我的英文部落格在2007年开始写,已经有十年。中文部落格2010年开始写,也快七年了。2004年左右刚踏入桌游世界的时候,我很热衷上网阅读桌游有关的资讯,大部分都是英文的。我常看别人的部落格。自己开始写主要原因是想做个记录。把自己的经历、照片、对游戏的想法保存起来。到现在我还是同样的想法。我的部落格就是简单的个人历程,没有什么特别的目标或伟大的构思。

会开始写中文部落格是因为有一些想法用中文表达得到,但英文里我找不到相等的表达方式。华语始终是我的母语。一些中文成语、或口语化的词汇,就算能翻译成英文,味道就是不同。写两个部落格是双倍功夫,有吃力不讨好的感觉。起初我会犹豫自己能不能维持。写了七年,那算是给自己一个肯定,是做得来的。我写部落格没有时程表、没有交货的压力。有空、有心情就写。不会勉强自己。这是我的休闲活动、我的娱乐,又不是工作。所以不觉得累。所以还能保持。

我不记得开始写两个部落格时的流程。现在的流程是整理出照片,先写中文,后写英文,两个都完成了才同时刊登。内容大部分一样,但我不是以翻译的方式写英文部落格。我依照整体内容要点写,不一句一句翻译。有些事也不好翻译。拿杨过这独臂侠做例子,如果在英文部落格写,我看十个有九个半不认识他。我就只好用 Jaime Lannister。

文字部落格算是落伍了。现在人都在看视频。我自己是没考虑过做视频,因为太累了。做视频需要很多准备功夫。写部落格可以很悠哉地写。虽然我的写法会需要准备及处理照片,但我也喜欢拍照,它也是一种记录,所以不觉累。另外,我本身也不看视频。我比较喜欢看文章。看文章时我可以选择性来看,可以跳过没兴趣的部分,甚至先看看结论才决定其他部分要不要看。如果是视频的话就比较难这样跳来跳去。视频是作者主宰步伐,文章让读者比较有自由。

近来我感觉自己用在写部落格的时间还比用在玩桌游的时间多。这是本末倒置。星期五去Boardgamecafe.net玩已经比较少了。工作了一个星期,到了星期五会觉得累,只想回家懒。当我手上还有很多文章可写,我会少了冲劲去玩游戏,反正不缺内容可写。当近期玩过的游戏都在部落格介绍过了,我才会有压力要去多玩新的游戏,以便有新内容可写。五年前的自己一定会觉得这是亵渎神明。桌游嗜好是玩桌游、不是写桌游。你这是有病啊!细想过后,我的结论是嗜好没有对错。没有伤害别人或自己,空闲时间要怎么用谁也不能置评。我接受了这奇怪的事实。

我没看别人的中文部落格,也没看中文的桌游网站、没参与中文的讨论区。因为习惯了看英文,看中文的桌游文章我会觉得怪怪的。不过写中文却不会。我想我的用词用字是有点反常的,因为我不懂得一般中文作者的用词、用字、写法。很多词汇我是自己从英文翻译过来的,也没参考别人是怎么翻译。我想对大家来说我这中文部落格是有点怪胎的。

写部落格的一项副产品是偶尔会有记者来访问。这是蛮有趣的。我觉得他们上网找人访问,在马来西亚没什么人有写桌游部落格,所以才会找上我。玩桌游的爱好者都是正正经经的玩,没花那样的时间写什么文章。马来西亚的桌游业是乐观的。桌游咖啡店都做得起来,能维持营业。会有记者报道桌游是好现象。虽然桌游还是比较冷门的嗜好,但至少没有以前那么冷。我同事之中有玩桌游的。不是我介绍的。他们本来就有玩。去桌游咖啡店消费是他们会做的正常事。

在面子书上刊登文章是好的。面子书已经是很多人的生活一部分。我用 dlvr.it 帮我自动转载。我的量小,所以免费。只需设置一次,以后不用烦。有时候有人会在面子书联络我或问问题。面子书的信息还比本营 Blogspot 这里多。

部落格写了这些年,目前也没什么想法要设什么新方向。我想还是保持着做我的个人历程记录吧。

你喜欢这部落格的什么地方?

2017年10月7日星期六

《Hit Z Road》(逃生Z路)

3人玩1次。

游戏大纲

《Hit Z Road》是 Martin Wallace 的活尸 (zombie) 游戏。最让人瞩目的地方是它的美术设计。故事背景是人类文明毁灭后的活尸世界,玩家各扮演一小群生还者的领袖,为了生还必须从芝加哥出发,去到加州岸的安全区。游戏的配件是设计成像是这样的世界里一个小孩自己手制的游戏。小孩用了不同的老游戏的配件、用汽水瓶盖等杂物制造游戏。很多配件是自己贴上贴纸或用笔自己写上数字或画上记号。

游戏机制主要是竞标机制。我以为这会是很欧式的轻量级经济游戏,但玩起来却让我有点意外,比我预期的有代入感、有故事性。我有意外收获。

游戏开始时每一个玩家的团队里有五个人。团队领袖是玩家颜色,一般队员是白色。那些瓶盖是各种资源。红色的是汽油、蓝色的是子弹、黄色的是爆发力。玩家的首要目标是存活下来。团队里就算只有剩下一个人抵达加州,也算是小胜。有存活下来的的玩家才能竞逐最大的胜利者,也就是看谁分数最高。玩家在游戏进行中能获取一些有分数值的牌。抵达加州的时候,各种资源和生还人数最高的玩家也能得分。

这张快餐店积分卡是玩家顺序标记。

后面还盖了印呢。

三个人玩的话,每一回合的设置大概就是这样。牌库是按照人数设置的,有分成三个阶段,每一阶段比上一阶段更艰难。回合开始时要摊开三组牌,一组两张。每一组牌代表玩家要经过的地方。下面的图板是竞标用的。玩家以竞标的方式决定谁要拿哪一组牌。每人一定要拿一组,然后执行牌上指明要做的事。竞标的付费可以用任何的资源,混起来用也行。最上面那一些圆形标记是各式物品。有一些牌让玩家拿物品。这些物品有可能在往后会有用,也有一些可能带来厄运。这让竞标变得有趣。有物品拿的时候,一些会让一组牌比较吸引、一些会让一组牌添危机。到了物品会产生效用的时候,如果物品是好的,拿着该物品的玩家就会想要那一组牌,或者说不需要避忌那一组牌(例如有了可以应付某种灾难的工具)。如果物品是坏的,拿了该物品的玩家就会特别想避免那一组牌,其他人反而可以幸灾乐祸。

左边黑色的人形棋子是活尸。骰子是和活尸战斗时用的。黑色的是基本骰子。红色的是比较棘手的骰子。战斗有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射击。玩家可以选择花费子弹向活尸射击,看看能杀死多少。射击后如果活尸没死光,就轮到肉搏战。肉搏战之前玩家可以选择开车逃跑,但必须花费两个汽油资源。如果不逃跑或没有汽油,就进入肉搏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定要打到其中一方全军覆没。玩家甩的骰子数量是看团队人数,而不看活尸数量。甩到靶子表示杀死一个活尸。闪电表示可以花费爆发力杀死一个活尸。靶子加闪电表示杀死一个活尸,如果多花费爆发力可以再杀一个。骷髅是一个队员要死,但骷髅加闪电是可以花费爆发力免死。黑色骰子的骷髅是有配闪电的,但红色骰子有必死骷髅。

战斗甩骰子依照团队人数是有意思的。人多活尸少的时候,还是要甩一大堆骰子,表示有人死的几率高。这似乎有点不合逻辑,但我的想法是活尸的目标多,容易找到人咬。人多的时候,甩到靶子的几率自然也比较高,杀伤力比较大。这是合逻辑的。人少活尸多的时候,是甩很少骰子的。人少,杀伤力自然也弱了。但是活尸多不代表它们都能同时攻击人类,反而会互相阻挡,真正能接近人类的其实不多。

这些是游戏结束时派发的奖励分。有生还的玩家当中,谁的汽油、爆发力、子弹或队员最多就能拿奖励分。

亲身体验

这是完成两个回合后的状况。严格来说,获取的牌是要面向下堆在一起的,但我选择这样排列,就像图画书般记录自己的历程。星星标志是分数标志。当然,前提是要存活下来抵达加州,否是等于零。牌的左上角是玩家可以获取的资源。右下角是必须应付的活尸。有些牌有写字,是额外的指示。

写了 #2 的牌是玩家顺序标记。每一次完成竞标,玩家要按照竞标数值拿顺序标记。顺序标记不只决定当回合谁先选牌组,也决定下回合竞标的先后。

竞标时出现这样的情况,最上面那一组需要打两次活尸,自然是没什么人想要。由于是随机把两张牌凑成一组,游戏会出现很多变化,也会出现有趣的组合。

我是和 Ivan、Allen 共三个人玩。Ivan教,我和Allen都是第一次玩。游戏初期感觉是舒服的,可以收集资源,遇到的活尸不难应付,有时候还会遇到其他的生还者,壮大自己的团队。后来我才知道这初期的舒服是为了后期的艰苦准备。初期原来是需要尽量收集资源、节省资源,因为到后期是越来越难收集资源,也越来越需要花费资源。游戏初期虽然感觉资源充足,但绝不能因此疏忽、竞标时标太高价。我这一方面就有点太大方了,竞标也好,使用资源也好,没有管制得很严。回头看,发现自己原来是奢侈了。后来我的资源很不够用,很痛苦。Ivan比较有先见之明。玩这游戏要小心不要太贪分数。有些有分数的牌宁可放弃,保住资源。有一些有活尸的牌是有分数值的,但要拿的话是要花费子弹、爆发力甚至赔上一些性命去拿的。如果选择花费汽油逃跑,牌是拿不到的。

我们三个之中,我的资源是最缺的,最后是包尾。Allen和Ivan的资源很省着用,但到后期也差不多用得七七八八。Ivan 手上剩下的稍微多一点,所以有分数牌拿,成为了最后赢家。我虽然最后一名,但这一局游戏玩得最痛快反而是我。我遇上了下面这样的情况。

团队只剩下三个人,而且我们被六个活尸包围着。我到后来资源已经用光,所以竞标时完全处于被动,好的牌(或者说没有那么惨的牌)都被别人抢掉,留下最恐怖的牌给我。这一回合我们来到机场遇上了活尸群,所以甩骰子时指明有两个是要甩红色的。

三个人被六个活尸包围,本来以为可以大结局了,但我竟然活了下来,大难不死。

只可惜,大难不死也不见得必有后福。结果我下一个遇到的是六个活尸而且又是要甩红色骰子!没办法,我后来一直是竞标排名第三,最痛苦的牌都是我来受。

Ivan 和 Allen 都是凑热闹心态看我怎样表演,一个人要打六个活尸,还要是高难度用红色骰子的。我在机场那一次,已经是一个打三个勉强存活下来,十分不可思议。但现在要这大街上一个打六个,根本是开玩笑。但好笑的是,我偏偏就是过关斩将。骰子一次一次的的甩,就偏偏不甩骷髅。我的爆发力已经用完,如果甩到骷髅加闪电,我也是会死的。每一次甩骰子,都是在等死,但就是死不了。反而是活尸一个一个倒下。那感觉是很可怕的,但又很刺激。虽然每一次干掉一个活尸是很痛快、很想欢呼,但下一个死可能就是自己,所以也笑不出,根本没时间去庆幸。活尸依然是排山倒海的涌上来。结果,我还真的把所有活尸都杀死。加上机场那三个,我是一口气杀了九个活尸。叶问能一个打十个。我一个打九个,虽然不敢自称叶问,叫个叶门也无人反对吧。

最近介绍的游戏都是在 Broga Bliss 一日游桌游营玩的。游戏玩了很多,类别也多。最难忘的就是发生在《Hit Z Road》里的故事。这是出乎预料的。


接下来这一张是整个游戏我要面对的最后一张牌。我需要付一个汽油资源,要不然就要死一个人。我身上已经没有汽油资源了,所以我唯一的生还者,也就是我自己,就这样死掉了。明明轰轰烈烈的打了两场那么精彩的仗,结果却死在没汽油。我是因为受了伤需要药物,但遇到的另一组生还者说要药的话只能用汽油交易。我没汽油,他就这样见死不救。真的是太残酷了。

我把我经历过的每一张牌整齐排列出来,就形成了这样的故事。这里共十五张牌。我们玩八个回合,一共是可以拿十六张的。少了一张是因为我曾经用过汽油逃走,所以那一张牌我是放弃了。

游戏的核心机制虽然是很欧式的竞标机制,但那些独立又毫无相干的牌串在一起时,只要运用一下想象力,是可以编织出惊险的故事的。各种能捡到的物品也增加了故事性,因为它们其实就是故事伏线。一群生还者这样一路走来,从资源充足到队友一个一个牺牲、资源逐渐消耗、遇到的活尸越来越多、战斗越来越艰辛,一切都很符合活尸类故事的情节。

感觉/想法

《Hit Z Road》撇开题材的话,是包含了资源管理和风险管理的竞标游戏。玩家要精明使用资源。游戏初期比较多机会采集资源,到后期则要懂得节约,尽量保留资源挨到最后。使用资源时要好好衡量风险、计算值不值得。以竞标为核心机制的游戏,最重要的就是懂得评估价值——这险值不值得冒、这分数值得花多少资源去拿等等。以冷静的心态去分析这游戏,会得出以上的结论。但是玩这游戏时,却是很有代入感的,不会觉得自己是在玩管理资源的效率游戏。我感到自己真的是在绝境求存,感到自己一直遇上左右为难的问题,必须作出选择、承担后果。我感觉自己怎么那么倒霉总是遇到最棘手的事。歹命... 我感到每一颗子弹、每一桶汽油、每一份爆炸力都很珍贵,都可能是生死存亡的关键。很多决策是牵涉到冒不冒险的。不想冒险就得付出代价,但不是每一次都付得起的。有时候是要现在冒一点险,以便保留资源以后有更危险的的事可以躲过。战斗有很多未知数,不知道结果会死伤有多惨重。每一次战斗都惊心动魄。

游戏机制并不复杂,是轻中量级游戏。这是非玩家和休闲玩家能接受的游戏。加上是活尸题材,应该容易被接受。

2017年9月29日星期五

《Project: ELITE》(精英部队)

4人玩1次。

游戏大纲

《Project: ELITE》的故事背景是地球被外星人占领,只剩下少部分的人类在抵抗。人类组成了一支精英小队和外星人战斗。玩家扮演队员,要完成各项任务。一局游戏就是一项任务。有时候是需要杀掉一些外星人、有时候是需要夺取一些重要物件。这游戏是合作游戏,而且有一半是以即时机制进行。这是游戏其中一个特别的地方。每一回合开始时图板上会出现新的外星人,接下来轮到精英部队执行行动,最后才轮到外星人执行行动。玩家执行行动那一段是以即时模式进行。玩家只有两分钟时间。每一个玩家有一套骰子,甩到什么标志就可以执行什么行动。用过的骰子可以再甩。不适用的骰子也可以马上拿起来再甩。甩得快,做事就快。不过骰子有一面是外星人标志,甩到那一面的话必须让外星人行走,甚至可能会攻击玩家。所以甩骰子也是有风险的。

白色的骰子是玩家的行动骰子。红色的标志就是外星人标志。其他的标志会让玩家执行不同类型的行动。绿色骰子是攻击骰子,是进行攻击时才用的。不同的武器会指明要甩到什么数字才能对敌人造成伤害。右边的是人物牌,标明人物的特别能力。牌底下的是生命值栏位。每一次受伤就得把一个生命值标记拿掉,每一次拿光,玩家就得弃掉一个骰子,然后重设生命值。每人一开始有四个骰子,当最后一个被弃掉,那人就死了,大家都要输。

游戏开始前每人随意抽两张武器或工具牌摊开,然后一起决定谁要用哪一个。武器和工具上标明的标志就是需要启动它们所需的骰子标志。左边那两张的标志有红色底,标示一旦用了,骰子会被锁定在牌上,要到下回合开始才能拿回来。这表示工具一回合只能用一次,而且会让玩家暂时少一个骰子。武器的属性有三种:射程有多远、能甩多少个绿色的攻击骰子、攻击骰子要甩什么数字才能造成伤害。

我的角色的能力是当近身杀死敌人,可以马上踏步上前。因此我选择了双刀做武器。这是近身武器,能帮助我利用自己的特别能力,省去需要甩到行走标志。

图板是长这样子的。图板是双面的,两边不同。这一面的左下角是玩家的基地。游戏开始时大家从这里出发,完成任务后也必须回到这里才能赢。图板上有一些建筑是不可通行的,而且也会阻挡视线(也就是无法透过那里开枪)。空位之间有很多小箭头,这些是外星人行走的方向。左上角、右上角、右下角各有外星人入场的区域。外星人的行走方向是从这些入场点走到玩家基地的。玩家不能让任何外星人攻入基地,一攻入就要输。左上角还有一个时程表,列出每一个回合会发生什么事。这是按照场景牌设置的。有些回合会有特别事件(通常会带给玩家麻烦),有时候会有外星人老大出现(也是麻烦)。玩家必须在指定回合内完成任务,否则就输。

这些是其中一些外星人。每一种外星人有不同的属性,例如行走速度、攻击能力。

米色的是玩家的人物。这样子被外星人包围是很常见的。外星人如滔滔江水,排山倒海的涌入,玩家要应付它们同时又不可忽略了要完成任务,是手忙脚乱的。

我们玩这一局的任务是要把四件仪器带回基地。这时候已经有三个带了回去。仪器是那些红色板块,上面有黄色手掌标志。有手掌标志表示移动仪器一步需要使用一个甩到手掌标志的骰子,而红色底则表示这些骰子一用就会被锁定,要等下回合才能拿回来。有些仪器只有三个手掌印,表示一回合顶多能运三步。其他仪器可移四步。

绿色外星人是中级敌人,比灰色的初级敌人强一点。后面朦朦胧胧可看见有红色的外星人,那是外星人老大,不只难杀,还会有让人头痛的特别能力。

站在外星人的行走路线上是很危险的。到了外星人行动时,如果它往玩家冲,会把玩家推后一步并伤害玩家。做外星人行动和攻击时,是玩家决定它们行动的顺序,有时候行走的方向也有选择。玩家自然会选择把伤害降到最低。不过外星人实在很多,很多时候是无法避免被攻击的。

亲身体验

《Project: ELITE》是地库探险式游戏。玩家带着武器,要对付大量的怪兽,并在有限的时间内要完成任务。游戏特别的地方是即时机制。虽然没有《Escape: The Curse of the Temple》那样一气呵成,十分钟一次过玩完,但也呈现出紧张的气氛。它比《Escape》复杂,做怪物的行动也会花时间,所以要完全以即时方式执行有一定的难处。我还是觉得有一点遗憾,如果能100%即时化,也许会更刺激。

“休息时间”对玩家是有帮助的。透一透气,也可以商讨对策,分配工作,决定下一回合该怎么办。

我们这一局是赢了,但很惊险。我们兵分两路,两人一边去收不同位置的仪器。Ivan那一边比较快完成,但我这一边外星人很多,一直忙不过来。杀怪兽已经很勉强应付,寸步难行。外星人入场有三个可能地点,是无法预测的,要看抽到什么牌。有时候是需要有人作牺牲的,例如决定外星人行走方向时有选项,但两个选项都会让一些玩家受伤。这时候就要商讨怎样取舍,要以大局为重,牺牲小我。

感觉/想法

即时游戏的部分是紧凑的。地库探险式游戏我是第一次体验以这样的模式呈现。地库探险的元素本身不很特别。游戏是因为配搭了骰子机制和即时机制而有新鲜感。

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

《Igloo Pop》(摇摇雪屋)

3人玩1次、4人玩1次。

游戏大纲

要形容《Igloo Pop》的话,可说是听觉游戏。我们先来看看配件。

游戏里最重要也最特别的配件是这些雪屋。雪屋共有十二个,各雪屋里有2至13颗珠子。珠子数量写在雪屋底。雪屋拿起来摇的话,不同数量的珠子会摇出不同的声音。这游戏里玩家就是要靠声音去辨识雪屋里有多少珠子。

游戏开始时每一个玩家有一定数量的棋子(照片里绿色、橙色的圆形棋子)。每一回合玩家可以用这些棋子去做猜测。猜对的话可以把相对的牌拿走,牌是有分数值的。猜错的话棋子就牺牲掉。当牌全部用光,或有其中一个玩家的棋子全部牺牲掉,游戏就结束。

一个回合开始前,全部雪屋要洗牌一次,不让玩家看见底下的数字也不让玩家记得哪一个有多少珠子。牌要翻开九张。一张牌上会有一至三个数字。玩家要找出相对数字的雪屋放到牌上,把牌拿走。数字多的牌,自然会比较容易找到对的雪屋。只有一个数字的牌,要找对雪屋会比较难。不过它们的分数值也会不同。有三个数字的牌只值一分(上面只有一个小孩)。只有一个数字的牌值三分。回合一旦开始,是以即时模式进行。所有玩家同时可以把任何雪屋拿起来摇(但不能看底下的数字),靠听觉去估计里面有多少珠子。如果有信心的话,手上的雪屋可以用自己的棋子标记起来,放到其中一张牌上。如果没有信心,或觉得雪屋的数字桌面上没有,可以把雪屋放下,拿另一来摇。回合进行到所有雪屋都有人拿了,或剩下的雪屋已经没人要,就结束并做计分。

回合结束时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况。这照片里每一张牌都有人放雪屋。有时候一些牌是没有人猜的。有一些牌会有两个或以上的雪屋。万一两个或以上的雪屋都猜对,牌会优先给数字大的雪屋。回合结束做计分,基本上就是每一个雪屋要反过来看看有没有猜对。猜对的话,玩家可以拿牌。猜错的话,玩家的棋子就会牺牲掉。

如果牌用完或有玩家的棋子全军覆没,游戏就结束。否则牌要补到九张,进行下回合。

亲身体验

这是很吵的游戏。千万不能在图书馆玩,肯定会下逐客令。靠听珠子的声音去猜数量是不容易的。数量少的比较容易,大的可难。很多时候是要摇了一个再摇另一个,相比之下才比较容易估计哪一个比较多。数量不容易听出来,变成做决策的时候其实是在做风险管理。如果不太确定,就去猜那些数字多的牌,减低风险。不过有时候还是会猜错的。风险管理也包括要注意当下的分数及大家剩下的棋子。如果有人的棋子快完了,自己又落后很多,那就需要冒险去猜分数高的牌,要不然很难追得上。如果自己遥遥领先,也许可以故意全猜错,让游戏赶快结束。这游戏里有这样的小技巧。

感觉/想法

《Igloo Pop》是儿童游戏,也是聚会游戏。这是轻松、自在地玩的游戏。年纪小的小孩也可以玩,只是他们未必完全理解风险管理的部分。由于是即时游戏,就自然有即使游戏的刺激。它机制特别,是很抢眼的游戏(或说是抢耳)。只可惜这游戏已经绝版,现在要买应该不容易找。

2017年9月17日星期日

《折足先登》(Fold-It)

2人玩1次。

游戏大纲

《折足先登》是很特别的游戏,主要游戏配件是一块布。布分成 4x4=16 个格子,每一个格子里有一种食物。布是双面的,同一个位置上正背面的食物是一样的。游戏是即时性质的。游戏开始时每人有三个生命点。每一个回合玩家会翻开一张牌,然后大家要斗快把自己的布折成只显示牌上指明的食物。最后一名的玩家会被罚,扣掉一点生命点。玩家会渐渐被淘汰掉,最后剩下的就是赢家。

折布的时候,只能沿着格子边缘的直线折。布的两面都可以用。这照片里的牌指明了三种食物,布现在是折成正好显示这三种食物,没有多出其他的。

牌有分高低难度两类。当回合的现行玩家可以决定翻开哪一种。照片里这四张牌,最左边那一张肯定是低难度的。只有一种食物,就标示是要大家斗快折。这是考速度不是考动脑筋。

右边那些星星标记就是生命点。折布的时候,只需要显示出牌上的食物,位置不需要和牌一样。

布折得乱一点也没关系。只要是清楚知道有折对就好。

亲身体验

《折足先登》的折布机制是很新奇的机制。起初还真的有些组合一直折来折去都折不出来,头脑好像卡住了,转不过来。这游戏的空间性是我从未见过的,一时之间还真的适应不来。我并没有一开始就依照游戏规则来玩。Wai Yan 教我和晨睿(10)玩的时候,就不过是随机翻开牌然后大家想办法折出所需的组合。结果我只有正式按照规则玩过一局。

玩《折足先登》让我想起玩《乌邦果》(Ubongo)。还没习惯它的空间性、还没捉摸到它的技巧之前,很容易被难倒。有时候遇到了怎么都解不开的谜,会很不忿气,就算已经是最后一名还是坚持要做到为止。多练习几次,会渐渐掌握到窍门,就比较少会卡住。到了这阶段,游戏并不会变无趣,因为它的竞争是相对性的。当大家都不熟悉的时候,比的是谁能找出答案。最后找不出的会被罚。当大家都熟悉了,比的就是速度。大家都会找到答案,只是看谁快。

感觉/想法

《折足先登》是聚会游戏、家庭游戏、休闲游戏、填缺游戏(filler)。它是轻量级游戏。这不是我会追的游戏类型,但这一类游戏是有它适用的时候的。我品尝过了,算是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也增广自己的见识。

2017年9月15日星期五

《Dice Forge》(改骰换面)

3人玩1次。

游戏大纲

《Dice Forge》的最大卖点是骰子可以更改。每个玩家有自己的两个骰子。游戏开始时大家的骰子是一样的,但是在游戏进行中有一种行动让玩家更换骰子面。各玩家的骰子会渐渐不同。这是和组牌游戏 (deck-building games) 相似的。大家的起点一样,但游戏进行中大家的能力会改变,各取所好。

这是玩家图板,用来记录玩家的资源。第一行黄色的是玩家的钱。红色是太阳能源,蓝色是月亮能源。最底下绿色的两行用来记录分数。最后输赢是看分数。钱、太阳能源、月亮能源能储存的量有限,装满了就无法再多拿。玩家可以增加储存量。

游戏有固定的回合次数的,视人数而定。每一个玩家轮次开始时,所有人都要甩骰子拿资源。别人轮次里自己也是会有资源拿。骰子上显示的大部分是不同数量的各种资源。有些骰子面有选择性,玩家可以选择拿哪一种资源。有些骰子面有特别能力,例如令另一个骰子的产出翻倍。大家都甩了骰子后,现行玩家就可以执行行动。

这是主图板,分成七个空中岛屿,每一座岛有两或三张牌。玩家轮次里两种行动中其中一种就是去岛屿执行任务,也就是花费资源拿掉岛上的一张牌。这些牌一些提供特别能力、一些有分数值、一些两者都有。牌的数量有限,有时候需要和对手争。如果想去的岛屿已经有别人在,就必须把他赶走。他能多甩一次骰子,是赚到了。

玩家轮次里能做的另一件事就是到神殿里拜神,也就是花钱升级骰子。这游戏的配件真的很漂亮,画也很美。

买牌的话,通常不是用太阳能源就是用月亮能源。牌上和图板上都有标示价格。游戏包含了变体,玩家可以尝试不同组合的新骰子面和牌。

牌的功能有些是一次性的,有些是长期性的。我手上这三张都是一次性的。牌的左上角标示分数值。左边这一张让我多甩两次骰子。中间这一张让我将其中一个骰子的其中一面换成 x3。右边这一张让我扩充玩家图板,以后钱和能源还能储存多一点。

亲身体验

游戏的基本机制是很简单直接的,就不过是甩骰子、拿资源、升级骰子、买牌。游戏初期要提升自己的能力,而后期则是要转成得分,要在结束前尽量抢分。这转折点是要小心拿捏的。只顾着升级的话会发现最后不够时间抢分,会落后他人。太早开始抢分能力不够强,抢得不够效率。一些骰子升级和牌的能力是有互助性质的。例如钱如果赚得多,可以买一个能将钱转换成分数的牌。玩家要考虑自己各种行动的配搭,以制造更强的效应。

玩家能消耗两个太阳能源来多执行一个行动。这是蛮好用的,尤其是在游戏初期。早一点提升自己的能力,能早一点享用,会更赚。

感觉/想法

整体上我觉得《Dice Forge》是缺乏灵魂的。它的特点就纯粹是骰子面可以换。其他地方我看不到新意,觉得其他机制都是为支撑换面机制而存在的,就为了把它变成一个完整游戏。也不能说这游戏有什么大错或有什么失衡的地方。怎样去升级骰子、怎样去凑互助的牌组合、骰子面组合,还是有一定的策略性。只是我找不到感动、找不到激动,也感受不到故事性和生气。我只感受到自己要升级骰子,提高拿资源的效率,然后要有效率地去争分。

玩家的互动也不多。有一些骰子面数量有限,别人买了自己就没得买。有些牌能让自己利用别人的骰子。各种牌的数量有限,如果有人同时想收集同一种牌,就会有一定的竞争。

或许一个问题是骰子升级后的效果不容易显现出来。就算升级了,但升级那一面也是只有六分之一的机会会甩到。倒霉起来,可能会一次都甩不到,等于白做。运气成分似乎偏高。不过玩家是甩很多次骰子的,因为每一个对手的轮次里自己都要甩。这对于减少运气成分这样的规则还是有帮助的。甩得越多,几率就会比较平均。

2017年9月9日星期六

《Sanssouci》(无忧宫)

4人玩1次。

游戏大纲

Sanssouci 皇宫(无忧宫)是德国的名胜。《Sanssouci》桌游是 Michael Keisling 的作品。

每一个玩家有一个这样的玩家图板。这是皇宫的后院,有六行、九列。第一行已经全部起了各式的花园饰品。另外有几个地点也起了。图板是双面的,两边的起始设置不同。最上面花园边缘站了一排贵族,一列一位。他们是来参观花园的。玩家每一轮要让一位贵族行走。贵族只能停留在和他们起点相同的一列。

每一个玩家有同样的一副牌。洗牌后先摸两张。每一轮必须下一张牌、摸一张牌。当所有牌下完,就游戏结束。所以每一张牌都会用一次。牌用来从主图板拿板块,放到自己的玩家图板。每一个板块是一种花园饰品,用来装饰花园和起步道。这照片里左边那一张牌表示可以从主图板的橙色和蓝色两行中拿板块,拿了后也一定要放在自己图板相对的橙色或蓝色位置。右边的牌表示可以拿特定的饰品。如果主图板上没有这一种饰品,玩家就可以选择任何的板块。遇到这样的情况是好的,会有很大的自由度。

这是主图板。中间五行各有两个板块,是玩家可以拿的板块。每当拿掉板块,就从两旁的板块叠随机补一张。

放板块有很严格的规则。从主图板上什么颜色位置拿什么饰品,就一定要放在自己图板上那种颜色的行,也必须放在那种饰品的列。玩家的轮次里先是下牌拿板块、放板块,第二步则是带贵族参观。这照片里可看见有两位贵族已经往下走。他们停在哪一行,就可以按照那一行的分数值得分。目的地必须在同一列,而且必须比起点的位置低。不过他们不一定要直线走,只要路是通的,可以绕很大的圈走到目的地。

这照片里右边第三位贵族已经走到底。他那一列的饰品是还没起完的。他是靠经过右边那一列的步道来到现在的位置。注意一下这位贵族上面的板块。板块显示的不是公园饰品,而是一位园丁。这是板块的背面。这是在特别情况下才会这样放的。从主图板拿板块的时候,如果板块本来应该放的位置已经有了板块,玩家可以选择把板块反过来放,可以任意放在同一行或同一列的任何空位。把握这样的情况是好的,可以帮助自己填一些很难填的空位。不过放园丁是有坏处的。贵族不能停留在有园丁的位置。所以有园丁的位置是无法用贵族得分的。

板块不需要是接着其他板块来下的。右下方两个板块现在是没有路线接到皇宫的。我可以迟一点才把它们接起来。现在只是准备。

这是游戏后期。最中间的贵族只走了一步,不过我已经给他铺好路,在游戏结束前可以一口气走到最底下那一格。他往左走就会有通路。这游戏里尽量开路给贵族去第五第六行是很重要的。我玩的时候很注重开路到第六行,但后来才发现不只要做第六行,第五行也应该尽量做。开了第五行的位子,贵族一去到就是五分啊。

游戏结束时每完成的一行或一列也是有分数拿。

亲身体验

玩《Sanssouci》有点像在玩单人游戏,因为都是各自在装饰自己的皇宫后院。大家在铺路、在尽量用贵族得分。玩家互动还是有的。玩家需要注意主图板上有什么适合自己的板块,也可以留意对手们谁会需要哪一些板块。有时候别人很需要的,自己又用得着,就应该抢走,害一害对手。有时候要等自己需要的板块很不容易。主图板上如果有几个自己想要的板块,也可以看看别人要不要来决定自己应该优先拿哪一个。虽然不很直接,但游戏还是有玩家互动的。如果要单纯顾好自己的图板,也无不可。就轻松一点玩吧。从这角度看,这是适合当家庭游戏的。可以玩得有竞争性,也可以以休闲心态玩。

一直在铺路、在设法好好运用摸到的牌,是有满足感的。牌不多,每一张只会用一次。还没摸到的迟早会摸到。已经用了的不可能再出现。摸牌的顺序是随机的。怎样应付它是有趣的习题。好牌可以一直留在手上,等待最恰当时机。但有时候遇到好机会,也许可考虑换一下计划。

玩《Sanssouci》有一种实现理想的感觉。每人会有两张秘密任务牌,如果有完成能多得分。另外看着自己的图板,也会构思要怎样去铺路。每一轮执行的行动,就是一步一步去达成心目中的构思。当然有时候不是事事如意,需要将就一下,退求其次。

感觉/想法

《Sanssouci》是中量级的家庭游戏,是和平派游戏。去构思、去计划、并去实践和完成自己心目中的花园,是有成就感的。游戏进行时,大家的计分棋是在分数计上赛跑的。虽然游戏中没有很直接的斗争机制,但还是有竞赛的感觉。每一轮大家都有一个底平均要得多少分,以免落后。所以每一轮都要为下几轮打算,怎样维持一定的得分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