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6日星期六

《Spirit Island》(神灵岛)

3人玩1次(包含扩充)。

游戏大纲

《Spirit Island》是个高复杂度的合作游戏。我所玩过的合作游戏,多数是中量级游戏,比较复杂的不多。《Spirit Island》里玩家扮演一个与世隔绝的岛上的古老神灵。岛上住了一些纯朴的原住民,一直过着太平无忧无虑的生活。现在岛被殖民国发现了,开始送开拓者来殖民,采集资源,建立殖民地。这样下去,会给岛带来祸害和污染,最终把岛变成废土。为了保护岛,神灵们联手对付入侵者,阻扰他们的开发工作,把他们赶走,甚至要把他们杀死,才能让岛回复原本的平衡生态。

岛上有四种不同的地形:绿色的是森林、浅蓝色是沼泽、土色是沙地、灰色是山脉。岛边缘有一些地方有深蓝色的区,那些是海边,开拓者会从这里登陆。游戏开始时,已经有入侵者来到岛上。左边那个有三间房子的白色棋子是入侵者的城市。像蘑菇那些是原住民村庄。灰色圆盘是污染标记。

三个人玩的话,图板是这样设置的。右边的岛用三个大板块组成,共有三个海边(深蓝色地区)。左边的图板有各种用途,包括记录入侵者的恐惧指数、入侵者的行动计划、玩家的胜利条件。图板上半是扩充才有的。那四种标记是扩充才用到的。

这是图板的一部分。上面的部分说明当下的胜利条件是把所有入侵者的开拓者、小镇和城市都消灭。这胜利条件是有可能改变的。如果神灵把恐惧指数提高,能把胜利条件降低,例如不需要杀掉所有开拓者,只需要把小镇和城市破坏掉。下面的部分用来放污染标记和污染牌,游戏开始时会放特定数量的污染标记和一张面向下的污染牌。游戏进行的时候,入侵者会在岛上制造污染,这里的污染标记就会移到地图上。当所有污染标记用完,就要把污染牌翻开,按照指示做。污染牌有很多不同的,会有不同的效果。图板这地区也会再添一些污染标记,如果连这一些也用光,玩家就输了。

图板这部分是恐惧记录表。那些有妖怪张大口的灰色标记是恐惧标记。上面那一堆是库存,下面是神灵引发的恐惧。神灵每当杀害开拓者或破坏城市、小镇,都能引发恐惧。每一次恐惧标记用完,能摸一张恐惧牌(里面通常是对神灵好的事),然后恐惧标记要重置。这些恐惧牌每摸几张就能提升恐惧指数并降低胜利条件,而且如果恐惧指数提升到最高级,可以立刻胜利。

图板这部分是入侵者的行动计划,他们每一回合会在特定的地形做开拓、做发展、做破坏。右边的牌库是游戏开始时按照特定规则设置的,里面是各种不同的地形牌。打直的三个位置(包括牌库本身的位置)分别是要做破坏、发展和开拓的。从牌库摸牌的时候,牌翻开后要放牌库顶。上面这照片里,表示所有浅蓝色沼泽区只要有入侵者的开拓者或城镇,都会执行破坏。入侵者会杀害原住民,而且如果破坏点数达到两点,就会造成污染。所有灰色的山脉区,只要有入侵者的任何棋子,都会起新的小镇或城市。要做开拓的地形牌还没翻开。做开拓的时候,只要相关地形旁边有海边或城镇,就要添一个开拓者。入侵者行动完成后,所有地形牌要往左移动。完成了破坏行动的牌会放到弃牌堆(打横的位置)。刚刚做了发展的地形,下回合就要做破坏;刚刚做了开拓的,下回合会做发展。玩家是可以知道下两个回合什么地方会发生什么事,只有开拓的地形是不确定的。

这是玩家图板。玩家可以扮演的神灵有很多种,这只是其中一种。玩家图板注明神灵的各种独特能力。最上面那一行是各种增长行动的选项,有些神灵只能选一项来做,有些能选两项。照片里这神灵能选两项。这些增长行动包括把自己的棋子(圆盘)从玩家图板移到岛上。这些棋子去到岛上,就代表了神灵的势力范围,是神灵可以做事的地方。棋子从玩家图板移走,露出的数字同时代表了神灵能力的提升。两行棋子中第一行现在露出的2号表示每一回合能获取两点的能量。能量要用来下牌。第二行棋子现在有露出有2号的长方形标志。这表示神灵现在每回合能下两张牌。这些棋子渐渐一个一个移走,会提高神灵的能力。

增长行动除了让棋子出场,也让神灵摸新的行动牌。行动牌每一个神灵一开始就有一些了,但都是比较基本的。神灵可以摸新牌增加自己可做的事。行动牌有强弱两种,神灵可以决定从哪一个牌库摸牌,而且摸牌是四选一的。

有些增长行动让神灵获取能量。有些让神灵把下过的牌拿回手中。下过的牌要放在桌上,暂时不能再用,要拿回手上才能再次启用。

下面的部分是神灵的潜能。神灵要做的事,除了最上面那一行的增长行动,大部分都是靠下牌。下牌的时候会按照下的牌获取一些天然元素。这些元素如果足够的话,就能启动玩家图板上这些潜能。

这是其中一些行动牌。左上角的数字是所需的能量。左边一列是下牌时能获取的元素。右下方是牌的能力细节。红色的小鸟标志和蓝色的乌龟标志是有意思的,分别是快速和慢速的意思。快速的行动在入侵者行动前执行,慢速则是要等入侵者行动后。以这两张牌为例,左边那一张能把两个原住民村庄移走,也可以在有植物标记的地方杀敌(对开拓者、小镇或城市造成破坏)。不做杀敌的话,可以选择放植物标记,也就是下一次用这张牌就能杀敌了。右边的牌能消除污染,把污染标记放回主图板。牌中间的标志表示这行动是限制于神灵棋子一步之内执行,而且限于在森林或沼泽执行,其他地形不能做。

这是事件牌,是每一回合抽一张的,有好的地方也有坏的地方。这一张事件牌的主要效应会给玩家选择。如果有足够的能量,可以付出能量防止灾难,并且扩张自己的势力。如果不愿意付出能量,或付不起,灾难就会发生。地图会添污染标记,入侵者的城镇和原住民村庄都会变得比较脆弱,比较容易死。

前面两位是开拓者。后面左边的是小镇,右边是城市。三种棋子都是入侵者棋子。我们笑说这些是白人棋子。

这些可爱的蘑菇是原住民的村庄。

要总结输赢的条件的话,玩家(神灵)的任务是消灭入侵者,或制造终极恐慌让他们舍弃殖民。输有三个方式。第一是污染标记全部用完,放到岛上。第二是入侵者牌库摸完,这算是一种倒数计时。第三是其中一个神灵的死亡,也就是地图上最后一个棋子被拿掉。会拿掉神灵棋子的情况不多,不过游戏开始时每一个神灵在图板上只有一个棋子,要小心别阴沟里翻船。

亲身体验

我和Ivan、Abraham三个人玩。Ivan有玩过。我和Abraham是第一次。游戏一开始就有相当的压力,因为入侵者已经马不停蹄的在开拓、在起新的城镇,也很快就要开始破坏。开拓、发展、破坏,是每一回合都做的,而且通常在三种不同的地形上做,感觉地图上75%的地方要受到威胁(四种地形有三种要顾)。殖民的脚步很无情,一浪接一浪,让人透不过气。这是很恐怖的。游戏初期各神灵的能力有限,每一回合的能量不多,能下的牌不多,潜能也难以启动。但是入侵者的步伐是不松懈的。另外,各神灵的势力范围(也就是活动范围)小,每一个神灵在初期只有一个棋子,能救的地方很有限。

游戏有一项好处是各神灵要执行的增长行动和要下的牌,是可以同时执行的,不用特意轮流做。做增长和做下牌,只要是在入侵者行动前做就行了。玩家之间可以商量怎样互相帮助,谁要负责救哪一些地方。有时候需要互相配合才能对付得了入侵者。玩家之间要互补不足,要互相支持。大家对彼此的能力要有一定的了解,才能设法互相帮忙,互相配合,尽量达到最大的效应。地图上处处都是入侵者的威胁,很多时候是无法兼顾的,必须作出取舍,将伤害减到最低。

这是大约游戏的中段。我的神灵用黄色的圆盘,Ivan是紫色,Abraham红色。我是树神,扩充得比较慢,到这时候也只有两块地有我们黄色棋子。Ivan和Abraham都各有四个地方有棋子了。这时候的污染标记(灰色圆盘)还不多,只有三个,但是白色的入侵者棋子到处都是,开拓者、小镇和城市都有。

那些厚纸片标记是扩充才有的配件。黄色底的漩涡标记是疾病。有疾病的地方可以一次性防止入侵者发展。要做发展的话,只需要把疾病拿掉,就可以取消掉本来应该做的发展行动。红色底的野兽脚印代表野兽的出没。有些事件会让这些野兽攻击入侵者,所以有机会多放一些野兽出来是好的。

入侵者做破坏时,是会杀害原住民的。我们拿前面浅蓝色8号的沼泽做例子。入侵者的小镇会造成两点的破坏,开拓者则造成一点的破坏。每两点的破坏会消灭一个原住民村庄,所以三点的破坏值会灭了这里其中一个村庄。生还的村庄会还手。每一个村庄会造成两点破坏。这一个村庄的两点破坏足于灭掉入侵者的小镇。最终结果会只剩下一个入侵者的开拓者和一个原住民村庄。生还的村庄虽然承受了一点的破坏,但是只要不死,在回合结束时会自行复原。这沼泽区一旦做破坏,就会引起污染,因为入侵者的破坏力是二或以上。

右边那黄色厚纸片标记用来提醒玩家这里有特别状况,执行入侵者行动时要记得处理得当。

游戏一面进行,神灵的能力就一面提升,逐渐能比较有效地抵抗入侵者的泛滥。整体感觉让我想起《Antiquity》。这虽然是很不同的游戏,但同样的是一开始玩家是很辛苦的,陷在绝望的泥沼里。玩家要一步一步的爬出来,后面才会有好日子过。玩家要拖延迈向灭亡的大势,设法把它扭转过来。《Spirit Island》是这样的游戏。我们玩的这一局,有八成是在挣扎求存、力挽狂澜,到了成功提升了各神灵的能力后,才能进入了安全期,进入报复期,可以告诉入侵者这次轮到你死了!只要成功达到这平衡点,我觉得后面就不再困难,因为神灵的能力只会更强,迟早能把入侵者赶走。关键是能不能挨到那时候,或者说挨到了这平衡点后,还来不来得及乘污染标记没用完、乘入侵者牌库没摸完,把入侵者赶走。这是对大势的斗争也是和时间赛跑。

这是游戏的尾声。地图上只剩下开拓者,已经没有城市或小镇。我们的恐惧指数到达了第二级,所以只要岛上没有了入侵者的城市和小镇,就可以赢。开拓者可以不理。岛上的污染标记是不少的。我们第一批的污染标记用光了,所以岛进入了污染状态。如果第二批的污染标记也用光,就会输。幸好我们抽到的污染事件是帮了我们的。Ivan说他以前玩的时候都是抽到坏的污染事件牌。

这两张是我的行动牌。左边是摸牌摸回来的,而且是从强那一叠摸回来的。右边的是一开始就有的牌,但也是蛮强的。左边的海怪牌,虽然消耗五点的能量,但破坏力高。我靠这一张牌毁灭了很多在海边的城镇。而且用这一张牌的时候可以先放一个野兽脚印标记,牌的总破坏力按照标记数量计算。同一块地如果每一回合重复使用,野兽脚印会越来越多,牌的杀伤力也会越来越高。

感觉/想法

我喜欢《Spirit Island》的挑战性,喜欢它的苦战滋味,和最后的苦尽甘来(如果挨得过去的话)。以合作游戏来说,它是相当复杂的。复杂和高难度是两回事。有些合作游戏不很复杂但很难赢。《Spirit Island》是复杂,但难度来说是可以调整的。我们玩的这一局是第二级难度。最高级的是第十级。我不知道每一级的难度相差有多大。我们玩第二级的难度,是会觉得辛苦,但是其实并没有搞到接近输掉。如果每一级难度相差是大的话,那第十级就真的是会很恐怖。

由于游戏有点复杂,我是不建议和新手玩的。游戏里有很多事情要消化和考量,包括神灵的各种能力、神灵之间能力的配合、各种行动牌和神灵的潜能。桌游新手可能会吃不消。

游戏中有很多不同的神灵、不同的入侵者属性、事件牌、行动牌、污染事件牌等,从多变化的角度来看,耐玩度应该是高的。

2018年6月9日星期六

《Flamme Rouge》(火焰骑士)

5人玩1次。

游戏大纲

《Flamme Rouge》是赛跑游戏,主题是脚踏车比赛。每一个玩家的队伍有两个骑士,一个是有爆发力的冲刺手(Sprinteur),一个是能力均匀的全能手(Rouleur)。脚踏车术语我并不懂,以上中文名词是自创的。每一回合每一个骑士都会行走。一旦有人冲线,游戏就会结束,有冲线并走得最远的骑士就是冠军,他所属的玩家就是赢家。

两个骑士的棋子雕塑姿势有不同,才能分得出哪一个是冲刺手哪一个是全能手。不过他们背后也有英文字母,方便分辨。玩家图板上左边的牌库是冲刺手的,右边是全能手的。他们的牌库在游戏开始时各有15张牌,牌值分布列在左边那张参考牌上。冲刺手有很高的9号牌,但其他的都是2到5号的牌。全能手的牌则是3到7之间的。

规则书里有建议各种赛道,玩家也可以自己设计。我们玩的是规则书里的赛道。赛道有一些部分有特别的规则。只要有踏足上坡路,任何骑士走的距离不得超过指定数值。这些地方如果用了高数值的牌就等于浪费了。下坡路则是相反,骑士能至少走特定的距离,就算下的牌小,也可以走那么远。这时候最好是把小牌用掉。有一些地方不让骑士乘滑流。乘滑流的意思是如果完成行走后,一组骑士和前面的骑士组刚刚好相差两步,就可以免费上前一步,紧贴着前面的骑士。乘滑流的执行是从最落后的一组骑士开始做。一组骑士如果乘了滑流,跟上了上一组,而上一组也能乘得上再前面那一组的滑流,那么最落后的骑士组就等于连续乘了两次滑流,白白多走两步。乘滑流是很重要的。

每一回合玩家要为两位骑士选行动牌,先选择其中一位做了,才做下一位。摸牌时是四选一,没选的牌面向上放在牌库底,以后会洗牌再用。选了的牌先面向下放在玩家图板旁边。要等所有玩家都选了牌,才一起打开,执行行走。做行走是按照赛道上的位置做的,从最前面最右边的骑士开始。一个骑士做行走时如果本来要去的那一行满了,就会被逼少走一步,要停在后面一行,浪费了行走点数。用过的行动牌是永久性弃掉的。好牌很早用掉的话,后期就会只剩下烂牌。牌库大家是一样的,要靠善用时机、地形、滑流等等来争取优势。

右上方红色的牌是疲惫牌,牌值都是2。每一回合结束时,要检视赛道上的每一组骑士。每一组骑士的最前排里的所有骑士都得拿一张疲惫牌放到牌库底。他们在组的前面,会承受风压,所以容易累。疲惫牌其实就是弱的行动牌。这些疲惫牌在下一次洗牌后,会让牌库变弱,摸到2号牌几率提高。

这些是全能手的牌,牌值在3到7之间。摸牌时是四选一。

亲身体验

比赛开始前会进行一次投标,让其中两位骑士从比较前面的位置起跑。投标是用行动牌做的,投赢的人会少了行动牌。

比赛一开始,黑色冲刺手就往前冲,抛离了也是在优先起跑点的绿色全能手。后面的骑士暂时还挤在一起,他们是好好利用了滑流,所以虽然行走时有稍微拉开距离,但结果都利用了滑流再追上来,粘起来。

红色格子是上坡路,蓝色则是下坡路。红色格子有注明最高速是5,所以凡有经过,行走都不能超过5步。蓝色格子则注明了最低速是5,所以就算下小牌,还是可以走5步。这里两个绿色骑士距离刚刚好是两格,所以正常情况下后面的可以乘滑流跟上前面的,免费走一步,而且粘成一组后,也不用承受风压带来的疲惫。不过前面的绿色骑士进入了上坡路(红色格子),所以后面的骑士不能乘滑流。

黑色冲刺手转了急弯。两个绿色骑士并行不是好事,因为这样两个都得承受风压,都得拿疲惫牌。后面那一大组,只有前排的黑色全能手会承受风压。

领先的黑色冲刺手不管三七二十一决定要抛离别人,一口气冲到终点。

最后面的大组现在追上了两个绿色骑士。

接近尾声,一直领先的黑色冲刺手出现疲态,被白色冲刺手超越了。本来第二第三位置的绿色骑士也逐渐被超越。最后赢家是Ivan(白色)。他在游戏初期和中期都挤身在最后面的大骑士组里,尽量利用滑流,也避免疲劳。Abraham也是如此,而且很多次都很充分的利用了滑流。大家的牌库是一样的,没有谁有优势,乘滑流争取到的那些一步一步的额外行动,加起来是可观的。而且避免拿疲惫牌能让后期容易摸到自己想要的牌。Ivan是在后期比较早开始冲刺的,所以争到了领先位置。其他的有保存势力的玩家,一些是慢了,争不到好位置,也有的是落后了,没追上来。落后了骑士组也是不好的(例如照片里蓝色的落后骑士),因为等于自己变成一个单人组,要吃风、要拿疲惫牌。

感觉/想法

封面摘自 www.boardgamegeek.com

《Flamme Rouge》的封面是摩登的。它是2016年的游戏,封面风格是现下的风格。不过里面游戏配件、美术设计、游戏机制却让我有怀旧的感觉,是那种九十年代欧式游戏的感觉。规则不复杂,却有一定的策略性。我有一盒脚踏车比赛游戏《Um Reifenbreite》,1989年出版,在1992年得了德国年度游戏奖。《Um Reifenbreite》有用骰子,运气成分比较高。《Flamme Rouge》不用骰子,只用纸牌。用纸牌也有摸牌的运气成分,但能四选一就减少了运气,多了策略性,让玩家多了选择、多了主导权。别的玩家选了什么牌,也是运气成分。就算自己选择的行动牌刚刚好可以让自己的骑士停在上一个骑士后面两步,可以乘滑流,但如果后面有另一个骑士偏偏就走到那空格里,就变得没得乘滑流了。

游戏的成败在于怎样从小优势累积出大优势,因为大家的牌库是一样的。我觉得最佳策略就是游戏初期和中期尽量保存实力,尽量乘滑流,也避免疲惫。要到后期才突围、冲线。我们玩的这一局,其中一些玩家是有玩过的,有尝试一开始就冲刺,抛离其他骑士,但是结果是行不通的,因为到了后期有太多的疲惫牌了。这么听起来,这游戏的策略似乎会有点单调,因为走不出前面保留实力、小心部署、后面选择最佳时机脱离大队的大纲。不过脚踏车比赛也许正是这样的,关键不是在大方向策略,而是每一回合的小斗争。这里的竞争是在于细心地优化,完美地执行,而不是利用奇想制胜。

《Flamme Rouge》有组牌游戏(deck-building game)的机制。疲惫牌是让牌库越来越差的。用过的行动牌会永久性弃掉,因此牌库不断在削薄。组牌机制是2008年《皇舆争霸》掀起的潮流,《Flamme Rouge》里这元素是摩登的元素。

《Flamme Rouge》有一个有趣的地方是看看别人选的牌。选牌是同时进行的。不管自己选得多好,都有可能被别人选的行动牌打乱了自己的盘算。这是刺激的未知数。另外,有两个骑士,是可以设法其中一个协助另一个胜出的。冲线只需要一个人。我们玩的这一局我是还没做到这一点,但我有看到其他的玩家是有做到的。这是一个有趣的策略点。

2018年5月26日星期六

桌游照:《Unlock! The Island of Doctor Goorse》、《Bonnie and Clyde》、《卡坦岛纸牌版》

2018年5月6日。《Unlock! The Island of Doctor Goorse》是我玩过的第三个《Unlock》系列游戏。这一次是我们一家四口一起玩。这一次拉了太太一起玩,因为这游戏和其他的有点不同,需要有两个不同的团队。当然,如果两个团队都各只有一个人,也是可以玩得到的。或一个人加两个人。不过我想一个团队有两个人会比较好,这样有得商量,才有合作解谜的感觉。《Doctor Goorse》这游戏比上两次难得多。出版社的难度评分是最高级的第三级,但我觉得比前面两个第二级的难很多,很有挑战性。我们用提示用了很多。游戏的故事开始时,我们飞机失事,分成了两组人,困在考古学家的小岛上的两个不同地方。两组人需要找到对方,然后一起逃离小岛。

这是我们的分数。一个小时的游戏,我们用了超过两个小时来玩。惨败!提示用了七个(第一行右边)。开错牌两次罚了六分钟(第二行)。打错密码七次罚了14分钟(第三行右边)。我们的最终评分是0星(满分5星)。全军覆没啊!有兴趣玩《Unlock》系列游戏的朋友,千万别从这个开始玩,先玩了别的再说。不过有挑战性是好的。我觉得这游戏里的谜题是有创意、有趣的。

玩家要分成两个小组,有各自的牌库。一组是黄色数字的,另一组是绿色。两个小组不能让对方看自己的牌,也不能跨组讨论。要等故事发展到两个小组找到对方,才能有沟通。

2018年5月9日星期三。这一天是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由于落在星期三,政府宣布了是公共假期。我一大早就去投了票,九点回到家后就是自由活动时间。下午我捉了小女儿晨睿陪我玩游戏。这游戏是《Bonnie and Clyde》,是Mystery Rummy系列的游戏。她是第一次玩。我也是很久没玩了,规则要重新看一遍。

Mystery Rummy 系列游戏的共同点是用了传统 gin rummy 的机制。每一轮开始必须摸一张牌,结束时必须弃一张牌。中间可以下牌。三张一起下的叫组。有人下了组,同样的牌就可以单张下,叫跟。有人把手牌下光就会让一手结束,并做计分。玩了几手,等分数达到一定数目,游戏就会结束。《Bonnie and Clyde》的主题是美国1930年代的雌雄大盗。这游戏有一个长形图板,分成十个地点。每一个地点在游戏设置时会面向下放一张牌。这些牌之中有两张会是这两位大盗。图板上有一辆车,玩家下牌时会令它移动。游戏中有一个得分方式是捉到大盗。要捉到大盗的条件是车要开到大盗的位置,而且玩家要下该位置数字的牌。下牌如果能配合车的位置,就算没大盗可捉,牌的分数值也会翻倍。玩家要控制车的位置,帮助自己得高分。这是这游戏和其他 Mystery Rummy 游戏不同的地方。

那些打横下的牌就是双倍分数的牌。通常每一张牌值两分。打横的牌是四分。游戏结束是在有人到达100分后。下牌能等到车出现在对的位置是最好,但不是那么容易做到。有的时候有牌能下却不下,都是为了等时机。有时候必须牺牲一点,把一些牌早点下,以便把车移动到好的位置,来下其他的牌。每一次下牌都可以偷看图板上的牌,看看是不是大盗。不过要捉大盗的话,车的位置一定要对。

这是《卡坦岛纸牌版》的第一版,已经是很旧的游戏。现在有了第二版,名字已经不同。不过第一版还买得到。长女没什么兴趣玩桌游,只有幼女有兴趣,所以我就找了个二人游戏来玩。我查看自己的记录,上一次玩这游戏竟然已经是十年前的事。

通常一套桌游做得成功,出纸牌版的时候会是比较简单、简化的。《卡坦岛》的纸牌版却是相反的。而且只能两个人玩。它里面的元素有些是和《卡坦岛》的《城市与骑士》(Cities and Knights)相似的。这照片里的是起始设置。中间的是各牌库。玩家区各有两个小镇,中间一条马路接着,周围有六块有生产能力的土地。游戏的目标是达到12分。小镇1分。升级成城市后会是2分。一些建筑有分数值。兵力比对手强、经济能力比对手强,都能获取优势标记,这些优势标记值1分。

一个玩家的领土一开是这样子的。正中央的马路牌有一些参考资料,方便玩家。马路左右两个小镇的右下角有旗子标志,这些就是分数。游戏开始玩家就已经有2分。目标分数是12分。六块土地上面的骰子标志表示投到什么数字才能让这些土地生产。生产资源时,要把土地牌反时钟转。向上方向的资源标志就会增加,表示玩家的资源增加了。消耗资源时,就自然是要把资源牌顺时钟转。一张资源牌最多能放三个资源。再生产的话就没得加了,因为满了。

《卡坦岛纸牌版》也是开发游戏,玩家要起马路、起小镇、把小镇升级成城市、在城镇里起各种建筑、聘请骑士等。城镇越多,就能有多一点土地,也能生产更多资源。这照片里我已经从原本的两个小镇扩充到有两个城市、两个小镇。土地从原本的六块变成现在的十块。和小女儿晨睿玩的这一局,我告诉她新的小镇只有五个,是要抢的。通常会一个人抢到三个,另一个人两个。抢到三个的人自然会占了点优势,因为土地会多两块。没想到竟然被她抢先夺得第三个小镇。我慢了一步。不过在起建筑、升级城市她就落后了很多。她有很多次因为资源太多的时候甩骰子甩到土匪,结果一大堆铁矿和羊毛被抢光。我则因为很早开始有驻守军,保住了我的资源。我想她手上的牌应该是一些很强但很贵的牌,所以迟迟没下,等不到有足够资源。她没好好给自己的领土升级,结果我就越进步越发财,很轻松的赢了。

中间两个四方木块分别是军力优势的标记和经济优势的标记,两个都在我手上。这游戏虽然是纸牌游戏,但摸牌方面的运气成分是低的,因为玩家可以消耗两个资源去挑一个牌库来看,然后任选一张牌。可以摸牌的牌库有五个。只要用过一次任选牌的行动,就会知道其中一个牌库有多少自己想要的牌。这样就可以计划以后是不是还要从这里任选牌,还是应该去另一个牌库找牌。

隔了那么久再次玩这游戏,还是觉得不错,只是对手可怜了一点,还不太懂得怎么玩。我有这游戏的扩充。扩充里有五个不同主题的模组。如果晨睿有兴趣继续玩,那以后我们还有很多变化可玩。

2018年5月19日星期六

《The Lepak Game》

5人玩1次。

游戏大纲

如果你有玩过或听过《Cards Against Humanity》的话,那么《The Lepak Game》基本上就是马来西亚版本的《Cards Against Humanity》,游戏机制是和《Apples to Apples》相同的。每一回合会有一个玩家当发题人,其他的玩家会竞争提供最佳答案。发题人从问题牌库摸两张牌,然后选一张来做当回合的问题,打开给大家看。答题人手上会有八张答案牌,要从手中选一张自己认为是最恰当的答案牌。答案牌要等大家都决定了后,才同时打开。答题人可以解说自己的想法,游说发题人评自己的答案为最佳答案。最佳答案是没有明确标准的。发题人喜欢就好。准确不一定就会备选。有时候发题人会选择最搞笑的为最佳答案。谁的答案被青睐,他就能得分,并成为下回合的发题人。到有人达到特定分数,就会成为赢家,游戏结束。

问题牌大多是很广泛的形容词或句子。答案牌则是和马来西亚有关的事物,如习俗、人物、食物、品牌、事件等等。这游戏的幽默要熟悉马来西亚时事和文化的人才能明白。我想只有马来西亚人能真正充分享受这游戏。

游戏配件只有纸牌。黄色背的是问题牌,蓝色背的是答案牌。

我玩过的那一局,我记得有这两个问题(浅灰色牌面)。白色牌面的是胜出的答案牌。左边的问题牌问的是“当犹豫……”。最佳答案是“见人都称呼老板”。马来西亚还真的有这样的习惯。有时候对陌生人是会称呼老板、或靓仔。右边的问题牌问有什么让马来西亚人团结。最佳答案是净选盟大游行。那一回合这是很明显大家都赞成的,其他的玩家都觉得难以为各自的答案推销,因为怎么都比不上净选盟大游行。这虽然不是什么搞笑或幽默的答案,但出现那么贴切的组合也是痛快的。

亲身体验

《Cards Against Humanity》我没玩过,无法比较。我所理解的是《The Lepak Game》的机制是一样的。要说是游戏,不如说是团康活动。它的重点不是争输赢。每一回合发题人判谁的答案最好,也没有很精确的条规。它的乐趣在于答题人怎样选出有趣的答案、怎样游说发题人选自己的答案。这不是那种玩得很认真的游戏。俗语说认真你就输了,这里可是真的。游戏的机制会引起讨论、争议、笑话。这些才是乐趣所在。

感觉/想法

《The Lepak Game》是聚会游戏,是热闹式的游戏。它好不好玩,有一定程度要看你和什么人玩,看他们是不是有幽默感、有创意、风趣的人。这是适合非玩家、休闲玩家的游戏。或者应该说是聚会活动吧。

2018年5月12日星期六

桌游照:《Unlock: Squeak & Sausage》、《卡坦岛》

2018年4月8日。和孩子们玩《Unlock! Squeak & Sausage》。这是我们玩过的第二个《Unlock!》系列密室逃脱游戏。第一次玩的《Unlock! The Formula》我们没有一起玩。我是先和 Allen 玩,后来让两个孩子玩。她们那时是玩得有点挣扎的,没有在一个小时内逃脱。这一次我们三个人一起玩《Squeak & Sausage》,算是蛮顺利的。整体上我也觉得比《The Formula》容易。出版社的难度评分,《The Formula》和《Squeak & Sausage》同样是第二级。

晨睿(11岁)虽然是家里最小,这一次的贡献可不小。她有一些我们听起来很离谱的想法,结果去试了后,竟然是对的推论。这教导我们在团队合作上,我们不能轻视年纪小的人,应该尊重、聆听所有人的意见。有一道题我们之前玩《Escape》系列有看过,我们很快就联想到,很快破解。感觉是有点失望的,觉得自己不劳而获,少了成就感。


这是我们的成绩,五星。我们45分钟就完成了。没有用过提示(第一行右边)。开错牌两次扣了6分钟(第二行)。打错密码一次扣了2分钟。所以真正玩的时间才37分钟。

2018年5月1日劳动节,我邀请了同事来家里玩。我也很久没搞聚会了,通常是参与别人的聚会。我们共七个人,正好可以拿《7 Wonders》出来玩。我这一次的打算是教他们玩一些中量级游戏。以前通常都玩轻量级游戏。有一些同事以前有来玩过,所以我想可以逐渐提升游戏难度。不过来玩的朋友还是有新手,不是每一个新手对游戏复杂度有同样的接受度,所以后来我们是分了两桌来玩,玩不同复杂度的游戏。

这是《7 Wonders》里我的国家。我通常不喜欢搞军事,不过这一次看左右两边的 CK 和伟杰都不起兵,我就姑且搞一搞,占点便宜。结果不知不觉三个年代我都是军事比他们强,累积起来得了18分。CK 在后来有搞军事,但并没有超越我,所以他投入军事的资源就有点浪费了。他左边的熙舜也是有搞军事,他们两个之间是有得争的。不过最终 CK 的军事总分还是负分,所以他用在军事的资源也许不太划算。我们这一局似乎很多人都注重生产资源的建筑,有点资源泛滥的感觉。科技没什么人做,台面绿色的牌很少。我有做一些,但不多。CK 的世界奇观会给一个科技标志,他是适合追科技的。可是他初期没追,到后期才决定追又会嫌慢了,不划算。

上面照片里我的世界奇观第二阶段完成后的能力是每一个年代可以免费起一个建筑。我把那张本来塞在图板底下的牌拿出来盖住第二阶段的标志,是要提醒自己当下的年代我已经用了这能力,不能再用。

《穿越荒漠》(Through the Desert) 是我和 CK、Kah Wooi 三个人玩。这照片里右边出现了有点尴尬的情况。我们三个的黄色商队都在那一带。我是绿色(绿色商人、黄色骆驼), Kah Wooi 是蓝色, CK 是橙色。商队在扩充时不能碰到另一个同色的商队。我们三个人的黄色商队之间出现了死位。那里有一个深蓝色3分的水源,我(绿色)和 Kah Wooi (蓝色)都抢不了,因为在这里不准放黄色骆驼。这3分水源要抢的话只能靠别的颜色的商队延伸到那里抢。

《穿越荒漠》的精髓是左右为难。好多地方都能抢分、都想去抢分,可是每一回合只能放两只骆驼。抢了这边,另一边可能就会不够别人抢。除了为难在哪里抢分,还要为难应该自己抢分还是阻挡别人。有时候有对手有很大块的肥猪肉要吃,是不得不花费力气去阻扰他的,要不然他吃下了,就会拉开分数。我们玩的这一局就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的肥猪肉通常是有玩家有机会把一个区域用自己的商队围起来。这样的一围,往往会得不少分。通常能阻止就要阻止,阻止不了也尽量把这范围缩小。我们最后的分数只差5分。我赢就正好是因为有围到一个不错的区域。CK 有阻扰我。如果没阻扰的话,我的分数会更高。

这一天最受欢迎的应该是《卡坦岛》(The Settlers of Catan)。这是熙舜、Kah Wooi、CK 和阿 Chui 玩的。伟杰本身常玩桌游,这游戏他玩了很多次,所以没有参与。他很熟悉规则,帮了我的忙,帮忙解说一些规则。我们换游戏玩的时候,我有问大家想玩比较简单游戏的还是要提高难度。有其中一些朋友刚刚玩过了《China》,觉得是简单级的游戏,说想玩高难度一点,所以我就建议了《卡坦岛》。《卡坦岛》我归类为中量级策略游戏。他们四个人玩,玩完了马上再来一次。可见《卡坦岛》的魅力不俗。

充满欢笑的游戏。

我本来想玩《佛罗伦斯王子》(The Princes of Florence)的(照片左下角),但没玩到。这是我开始玩桌游的时候买的游戏,已经很久没玩。

我的《卡坦岛》是很旧的版本,是日本Capcom公司出版的中文版。图板不是像标准英文版那样一块一块六角形小板块组成的,而是四大片板块组成的。岛本身有两大块,中央的一大块地和外围沿海的一个圈。海洋也是两大块,像C形状的板块。这四个大板块都是双面的,也可以以不同的位置组合起来,不过当然是没有单一六角形板块组合起来那么多变化。我这版本的一个坏处是没有扩充。要玩扩充的话就需要去买标准的英文版。

这些是这次劳动节聚会玩的游戏。《填填俄罗斯》(FITS)那一桌我有参与。这一次玩《填填俄罗斯》让我有点意外,因为出奇的难。我们运气不好,那些形状出现的次序逼得我们很难好好的填,很多时候要扣分。我们只玩了基本的四个图板,已经很有挑战性。这是意外惊喜。

玩《Sticheln》时,我发现这游戏的战术对新手来说是不容易消化的。有好几次有人下牌,我们都得提醒他这样下牌是很危险的,会很容易被人害得扣很多分。一个只有数字和颜色的纸牌游戏,战术上却有不少考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