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6日星期五

桌游照:《The Palaces of Carrara》、《花火》、《情书》

2015年2月6日。这一盒《The Palaces of Carrara》是阿Jeff大老远从德国帮我买回来的,这是第一次拿出来玩(以前玩的是张欣的)。我教Ivan、Sinbad、Allen玩。我一开始就强调要小心游戏比想象中快结束,因为我之前两次输得很惨都是因为没有掌握到游戏的步伐。后来我竟然又是惨败。我是唯一玩过的玩家,而且照理说应该已经受过教训,可是我竟然又包尾,而且是连一次的计分行动都还没做过!我老早警告大家要提防的事,反而是我自己完全没做到。真的是丢脸丢到家。

2015年2月8日。和孩子们玩《瘟疫危机骰子版》(Pandemic: The Cure)。这一次玩感觉又是赢得很轻松。我对这游戏开始有点冷感,觉得似乎没什么挑战性。不过后来有一次我和晨睿(8岁)两个人玩正常难度的时候,我终于第一次败了下来,而且败得很惨。不知道是我们的运气真的很差,甩很多危机标志(biohazard),还是两个人玩会比较难。我之前一直赢都是三到五个人玩。输过一次,反而觉得有点爽,看到一线生机。也许这游戏也并不是那么容易赢。

煦芸(9岁)喜欢这游戏。我一直说要教孩子们玩原本的《瘟疫危机》(Pandemic),可是一直没玩成。

2015年2月15日。再次玩《Machi Koro》。这是我们三个都喜欢的游戏,真是老少咸宜。

2015年2月20日。新年期间乘着假期,玩了不少游戏。这是《花火》(Hanabi)。我和煦芸玩的时候,她看着我这一手牌,很挣扎地告诉我真的很难给提示我,所以要拍一张照片,等游戏结束后让我看。

《花火》玩了很多次,但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一直玩错了一项规则。是煦芸自己拿规则书来看的时候发现的,说给我听。原来每当成功下5号牌,可以获取一个提示标记。这对玩家有帮助。

煦芸要给提示。我们用的是老家我妈妈的麻将台。

玩我自制的《Adventure Time》主题的《情书》(Love Letter)。我们拿《银河竞骰》(Roll for the Galaxy)的骰子作分数标记。

如果不是有人做了这《Adventure Time》版本的《情书》,我想我是不会和它结缘,甚至就算在别人推介下玩了,也未必觉得好玩,因为原版(AEG的英文版)的主题和美术设计我觉得有点沉闷。看来我是有点肤浅,游戏还是要有一点有趣的主题包装一下才会喜欢。

人数不同,获胜所需的分数会不同。不过我和孩子们玩的时候,通常都以三分为目标,这样一局游戏不会玩很久。如果还想玩就多玩一局。

我手上的2号牌可以用来偷看一个对手的手牌,不过左边和对面的玩家都下了4号牌保护自己,所以要用的话,我的牌只能用在右边的玩家身上。

晨睿(右)应该是身份被煦芸猜到了,要出局。

2015年2月23日。我游说妈妈陪我们一起玩。我们玩得很开心,闹了一些笑话。有一次妈妈用2号牌偷看了晨睿的牌,轮到晨睿时,她没有把被看的牌下掉,反而去用刚刚摸到的牌和别人比牌。她是比赢了,逼了一个对手出局。被打败的牌是5号。8号牌当时已经出现。妈妈就推断出晨睿手上的牌不是6号就是7号。再轮到妈妈的时候,她正好有1号牌,可以用来猜牌,猜中会逼对方出局。她就猜晨睿是7号。猜错了!我就看着她说:你不是刚才已经看了晨睿手上的牌吗,怎么还需要猜?她大笑。她们是两婆孙一样糊涂、一样乌龙。

2 条评论:

  1. 博主有玩过这个游戏app吗?

    Everlands(板块斗兽棋),来自http://www.hexage.net/everlands/index.html

    刚从百度吧看到介绍,蛮有策略性的。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