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5日星期五

下象棋

2019年11月13日。长女煦芸告诉我她在学校和同学下西洋棋。现在学校试考完了,快放假了,已经没有上课,自由活动。我问她会不会下象棋,她说不会。家里有一副象棋,是我爸爸退休的时候同僚送的礼物。后来我就用这一幅象棋教煦芸下棋。

棋很漂亮,是锡做的,不过有一个问题是河太宽了。河的宽度应该和其他格子一样。为了美观,牺牲了实用性。

棋子稍微重,有质感。不过无法像木制棋子那样下棋。下象棋一个爽快的地方是吃掉别人的棋子的时候,会先把自己的棋子叠在对手的棋子上面,然后用拇指和中指把对手的棋子抽出来,用食指把自己的棋子按到棋盘上。用这套锡做的棋子下棋,棋子底部有一层布,不是滑的,所以无法像一般棋子那样用。

棋盘是木制的,很重。折一半可以收起来变成一个长方形盒子。

我并不很会下象棋。很少玩。虽然懂得规则和一些简单的招数,但并不懂得什么战术。

我很积极抢攻,煦芸变得不得不取守势。她把她下西洋棋的一些概念套用在象棋,是用得上的。

我教她起手不回的原则,但这是她第一次玩,有好几次我看她犯错,都提醒她,让她收回再考虑。不过我没有故意让她,只是偶尔帮她一起分析战况。我想她比较不习惯的是马会被挡。炮的攻击法也是西洋棋里没有的。

她被我的车将军了(右上角),游戏结束。我虽然一开始就主攻,但后来她也有反击,还将了我几次。我要小心的下才保住了自己的帅。用车去将军我起初没有注意到,是突然间才看到的。既然能赢,我就不客气了。

2019年11月6日星期三

桌游照:《车票之旅》、《Exit》

2019年9月18日。教同事玩《车票之旅》(Ticket to Ride)。《车票之旅》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游戏,这一次也不例外,他们都很喜欢。Edwin(红色)误解了一项规则,让他的进度慢了很多。灰色的路线虽然可以用任何的颜色的牌去占,但同一条路线只能用一种颜色。这一点他没有弄错。他误解的是一局游戏里,一旦他是用了一种颜色占灰色路线,那么以后他就一定要用这一种颜色去占其他的灰色路线。这搞得他很辛苦,因为一直很缺他需要的颜色。结果他拿了很多次鬼牌。我们觉得不对路,就问他为什么。发现问题时,已经太迟了,他已经花了很多行动拿鬼牌。

Edwin、小猪、Benz。我这一盒《车票之旅》是第一版,所以纸牌是小张的。Benz嫌太小了。我说第二版开始才改成标准牌尺寸。不过牌小是有好处的,容易拿住。通常手牌会很多,牌小张才容易握在手里。

2019年9月27日。就是小张才比较容易握在手里。

后来我们也教 Carol 和 Ruby 玩。Carol 就机心比较重,懂得抢路线来挡别人。Ruby 就被她害惨了,要绕很远的路。这照片里就看得出 Carol 的红色火车挡住了 Ruby 的黄色火车。Ruby 还要假装没事,其实心里急死了。

五个人玩是刺激的,路线容易被挡住。就算不是刻意的,也会发生。

2019年10月4日。后来我教他们玩亚洲地图,玩团队版。我们六个人分成三组。我和小猪一组,Benz 和 Ruby,Carol 和 Edwin。团队版的一项挑战是队友之间不能讨论手上的牌,所以手上的车票牌是互相不知道的。玩家能用特别行动把手上的车票牌放到一个团队的牌架上,让队友看。不过这样就会花费掉一次的行动。另外,队友的火车是分开的,自己的火车用完了,不能拿队友的来用。我们玩的这一局就出现了这样的状况。我和 Benz 都是火车用光了,只能摸牌,不能下牌。摸牌也是能帮助到队友的。摸牌的时候,其中一张会放在团队的共用区,队友可以用。

牌架上的牌是队友可以共用的。

2019年10月17日。《Star Realms》里有四个派系。很多时候同一轮内如果有下两张或以上同样派系的牌,会有额外的好处。这一轮我是倒霉透了。手上有七张牌(平时是五张),三张是无派系的,另外四张竟然是每一个派系一张,好像开代表大会。结果完全启动不了同派系的能力。

2019年10月27日。《Exit: The Sunken Treasure》是比较容易的《Exit》游戏,难度2(最高难度是5)。

这一次的故事是到沉船里寻宝。沉船就是密室,因为困在沉船里,所以需要逃脱。

这一次我们用 app 玩。其实用途也不大,主要就是用来计时。自己用手表也行。App 有人念开场白,也有背景音乐和声效,可以搞搞气氛。里面有教学,但我们玩过了《Exit》系列,所以不需要看教学。

游戏结束时,app 会自动算分数。我们不到一个小时完成了游戏,而且没有动用任何的提示,所以满分10分。

2019年10月29日星期二

《故宫》(Gugong)

4人玩1次。

游戏大纲

《故宫》是一个重量级的欧式游戏,是 Andreas Steding 的作品(《贸易达人》/ 《Hansa Teutonica》、《Firenze》)。

盒子一打开,我第一个注意到的就是这些玩家棋子,做得好漂亮。帆船的凹位刚刚好可以放三个工人。这游戏有工人,但并不是工人指派 (worker placement) 游戏。工人只是一种资源。

图板分成七个区域,每一个区域有一个位置可以放一张牌。七个区域能做不同的事,最终目的都是要得分。这是多样化得分游戏。玩家轮次里做的事,首先就是下牌。每一回合开始时通常每人有四张牌(有可能增加)。玩家轮次里要把一张手牌放到其中一个区域,并把那里的牌拿回来,以便下回合用。如果下的牌的数值比拿回来的牌的数值大,就可以执行区域的相关行动。要不然就得付两个工人才能执行。不肯付的话,就纯粹是交换了牌。这下牌、拿牌的机制的意思是贿赂官员。表面上是互相送礼,但一边送贵重的、另一边只是意思意思送个便宜的,所以实际上是贿赂行为。互相送礼只是门面功夫。

这是玩家图板。功用不大,反而比较像是个参考表。上半部列出一个回合要做的事。下半部列出游戏结束时的计分。最底下那绿色的是玉。那图表的意思是收集第一块玉是1分,两块玉是3分,三块玉6分。玉是收集越多就越值钱。要到第六块玉才变成每多一块得2分。

做航海的时候牺牲的工人要放这里,提醒自己航海的收益是有限的。凹位一旦放满了工人,就表示那一种收益不能再拿。

做旅行行动收集的旅行牌要放这里。用了就要反过来。累积了旅行牌可以弃掉换取好处。两个能换一个工人,四个换2分,六个换一块玉。

这些是玩家手牌。有一些牌底下有行动标志,意思是在执行区域行动前还可以执行多一种行动。当然,前提是下牌的数值比拿牌的大。

这是其中一个区域。这是皇宫大殿,每一个玩家有一个官员要去面圣。这里执行的行动就是官员要从大门一步一步走到大殿。越早到分数越高。游戏结束时没有到的要直接输掉。

这区域是旅行区,每人有一位骑士在这里到处行走,捡起椭圆形的旅行牌。旅行牌上有各种不同的好处。

这是航海区。玩家可以开船、船上可以放工人、船可以向河口航行。各渡头有不同的好处可以拿,这些需要船只载满三个工人才可以拿,而且其中一个工人必须牺牲掉,算是告老还乡。

这是密谋区。每人有一个密谋棋子,可以一步一步提升,累积到一定的指数,可以用来换取各种资源或好处。

右边的是长城区。玩家可以派工人来帮忙修建长城。放这里的工人会暂时锁定。每当完成一项工程,就要来比较一下谁贡献的工人最多。这玩家会得3分,他的面圣官员能前进一步,他也可以在密谋区兑换资源。最大贡献的玩家的工人要全部移除。其他玩家的工人继续留下工作。

前面这一区是法令区,游戏设置时随机设定六种法令。法令有不同的能力和分数值。来法令区的话,需要花费工人放一个工人在法令旁边,以获取法令上的好处。由于法令设置是随机的,游戏会有变化。

回合开始时要甩这三个骰子。三个骰子的数字分布是不同的。回合结束时如果手牌数字和骰子一样,可以获取工人。工人往往是不够用的,所以能争取多一点总是好的。有这骰子机制,会让一些牌比较有吸引力。像这照片里有两个5号骰子,表示如果拿了5号牌,等于会在回合结束时送两个工人。如果有一个区域有5好牌,就很可能会吸引人去抢,就算那区域的行动并不算特别吸引。

这连体婴是当成一个工人来用,但有两个工人的力量。用来航行或起长城,事半功倍。这连体婴要做航行才能获取,游戏开始时是没有的。

游戏玩四个回合。假设手牌数目没改变,一个回合四张牌,就总共会下16次牌。这是效率游戏,玩家要在有限的行动次数里尽量发挥行动的效应,争取最多分。

亲身体验

下牌机制有趣的地方是考虑怎样运用手上的牌。大家都希望下的牌比拿的牌大,这样才能够执行行动。拿小牌的话,会担心下回合辛苦。下牌机制有限制性,迫使玩家取舍。游戏中的各种得分方式,有一些需要大力投资才会有比较划算的回报,例如收集玉块、收集旅行牌;但也有一些是花少一点气力也值得,例如航行、法令,只要拿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就好。整体上游戏是短期战术性的。当下什么行动最有效率,就应该做。只有几类行动比较需要长期坚持,需要提醒自己选择了做就别半途而废。

我(白色)是最懂得拍皇上马屁的,第一个抵达大殿。

密谋区也用来争当起始玩家。那银色的就是起始玩家标记,先到先得。

感觉/想法

《故宫》是多重得分游戏。玩家的互动性质是多项小竞争,冲突性不高,是比较欧式那一类的,例如东西我比你早买,你就会买贵一点。我觉得游戏的题材是薄弱的,大部分机制是为了得分的游戏机制,没有很大的代入感或故事性。

2019年10月18日星期五

《月饼达人》(Mooncake Master)

5人玩1次。

游戏大纲

《月饼达人》的设计师 Daryl Chow 来自邻国新加坡,所以游戏有额外亲切感。我是在中秋节当天玩的,很有意义。这是简单轻快的游戏,老少咸宜。

游戏包装得像月饼盒,很漂亮。这盒子还有一个套子(可惜没拍到),更漂亮。

游戏分三阶段,每一阶段大家都会完成三个月饼并做一次计分。一个阶段分四回合。一个回合内做的事是同时进行的。大家同时摸三张牌,看了后一张给左边的玩家,一张给右边的,一张给自己。玩家会从左右两边的玩家拿到牌,所以总共会有三张新牌。每一张牌都是四分之一个月饼。这三张牌要放在自己面前,组成三个月饼。经过四个回合,会刚刚好完成三个月饼。上面照片里是一个阶段的第四个回合,一些玩家已经完成了三个月饼,一些还在考虑最后三张牌要怎样摆放。

这是得分参考牌。左边的牌列出每一个月饼得美味分的方式。美味分并不是分数。分数标志是灯笼。我来一一解说左边的牌。首先如果月饼只有一种口味(也就是单一颜色),能得3分的美味分。如果月饼有两种口味,就只有1分美味分。每一个完整的蛋黄是1美味分。如果没有半边的蛋黄,得1美味分。最后是每一组榛果 (hazelnut) 和瓜子得1美味分。一个阶段结束时,玩家要把自己三个月饼的美味分加起来,然后大家比较。右边的牌的意思是美味分最高的人得2分,最低的人0分,其他人1分。这样的计分会做三次,每一个阶段结束做一次。月饼做得最好,最多也是6分,也就是每阶段都领先。

月饼片有三种口味,红豆(粉红色)、莲蓉(黄色)和抹茶(绿色)。这照片里目前是很顺利的,三个月饼都还是维持单一口味,而且蛋黄都是凑成完整的。

后来事情就没那么顺利了。右边两个右边还算不错,维持着单一口味。左边的就杂乱了,三种口味都有。拿中间这个来做例子吧。首先单一口味月饼是3美味分。一个完整蛋黄1美味分。没有半个的蛋黄1美味分。榛果和瓜子组合有两个,所以2美味分。这月饼共7美味分。

这一张是顾客牌,是另一种得分方式。第一阶段会有一位顾客,第二第三阶段开始时会各添一位顾客,所以最后会共有三位。每当有月饼可以满足顾客需求,把月饼卖给他就能得1分。上面这顾客的需求是月饼必须是单一口味的,而且要刚刚好两个完整的蛋黄,不能多不能少。灯笼标志就是1分的意思。每一个月饼只能卖给一位顾客,不可能同时满足两位顾客。顾客这边的得分,在最理想的情况下是能得6分。整个游戏最高的分数是12分。

这是第二阶段,所以有两位顾客。顾客牌库有很多种顾客,让游戏有变化。

亲身体验

《月饼达人》是简单直接的游戏。回合是同时进行的,没有轮次概念。大家是同时摸三张牌,然后选择哪一张自己要,哪一些传给左右两边的玩家。大家同时进行,所以游戏可以玩得很快。要给什么牌左右两边的玩家,要注意他们手上月饼的状况,尽量不要给他们正好配合到他们月饼的牌。有时候是避不了的,总不能为了不给他们好牌而自己硬吃下对自己不好的牌。玩游戏的感觉是解谜游戏的感觉,要思考的是手上的牌(一张自己选的、两张别人给的)怎样和台面上的牌组合成高美味分的月饼,而且又要尽量符合顾客的喜好。

四黄月饼,吃了马上就高胆固醇。

这是第三阶段,桌子中央已经翻开三张顾客牌。

有两个半蛋黄,是蛮丑的。不过至少有两个榛果瓜子组合(2美味分)。而且只有两种口味,有1美味分。

第二位顾客的需求是单黄连容月。第三位的是三个榛果、独一口味的月饼。下面的计分表最高只有12,游戏中最多也只能得12分。

感觉/想法

《月饼达人》是很可爱的游戏,适合非玩家和休闲玩家,也是不错的家庭游戏。对桌游老手来说,可以做填缺游戏。虽然不是什么高深游戏,但还是有一定的策略性和挑战性。

2019年10月11日星期五

《Mystery Rummy: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

2人玩2次。

游戏大纲

我算是《Mystery Rummy》系列的粉丝,收藏品有《Jack the Ripper》、《Jekyll and Hyde》、《Al Capone and the Chicago Underworld》、《Bonnie and Clyde》。《Wyatt Earp》我有玩过,但没有很喜欢,就没有买。我最喜欢的是《Jack the Ripper》——开膛手杰克。《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比起系列中的其他游戏评分没有那么高,也绝版过比较长的时间。最近我才发现原来 Jeff 有货(Boardgamecafe.net),就忍不住买了一盒。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的灵感自然是同名故事,是 Edgar Allen Poe 写的推理故事。这游戏和这贴文有重大剧透,先警告一下大家。游戏的基本机制是拉米 (rummy)。玩家在游戏开始时有一些手牌,目标是把手牌全部下完。每一轮一定要先摸一张牌,然后可以下牌,最后一定要弃掉一张牌。牌有两类。普通的牌需要三张凑成一组才可以下,除非是已经有人下了,就可以跟,也就是单张下。特别牌可以单张下,但有一些需要符合特定条件才可以下。有人的牌下完,就是一个回合结束,大家算分。大家按照下了的牌算分,手上还有牌的可能要扣分。完整的一局游戏通常要玩几个回合,到有人达到特定总分才结束。

上面介绍的机制是系列里的游戏通用的,但每一个游戏有自己的特点和额外规则。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里一些牌的左下角有钻石标志,这是搭档牌的意思。例如深蓝色的搭档牌是浅蓝色。浅蓝色的搭档牌自然也是深蓝色。如果同一个玩家能两组都下,可以额外得10分。

两个人玩的情况。

这一张人猿牌是游戏最大的特色。每一回合开始时玩家各选一张牌塞在人猿牌底下。这叫喂人猿。每当有人下一组牌(至少三张同样的牌),就要从牌库顶摸一张牌来看。看了后可以把这一张牌拿去喂人猿,或者把它放回牌库顶,而将弃牌堆最上面的牌拿去喂人猿。人猿牌底下会逐渐累积越来越多牌。成功把手牌下完的人,可以获取人猿底下的所有牌。这样可以额外得分,能下的牌就下,并得分。不能下的就弃掉。

右边这一种 Brilliant Deduction 牌,要有两种颜色的牌下了,才可以下。它的分数值高,7分。它是锤子牌(左上角的标志),所以一轮里只能下一张。

亲身体验

游戏机制蛮简单,容易上手,玩得也快。运气成分是有的。我和太太 Michelle 两个人玩,她手气特别差、我特别好,结果就是一面倒。喂人猿的机制似乎是让赢的人赢更多。我在想会不会让游戏失衡。不是应该反过来帮助落后玩家吗?可能是我还没捉到要点。也许可以这样想,就是人猿可以帮助落后的人一口气冲上来。

感觉/想法

不知道是不是玩之前就有了点偏见,我感觉《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确实比不上系列中的其他游戏。《Jack the Ripper》的独特机制是凶手有可能逃脱。这不容易做到,但做到的话是能得很多分而且让对手零分。这是刺激的。《Jekyll and Hyde》的特点是主角的人格会变,一些牌在特定的人格活跃时才能下。《Al Capone》的特点是凑齐一套 Al Capone 牌。不容易做,但做到是很大的收获。《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里的喂人猿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还不太懂得怎么利用,也觉得好像是在让赢家赢更多。这里也有 shut out 机制,也就是逼对手零分。要做到的话,也有一定的难度。要凑齐两组搭档牌,还要下了它们的 Brilliant Deduction 牌。

规则书里建议游戏四个人玩。四个人玩的话,要用搭档机制。玩家和对家一组。也许要这样才是最有趣的玩法。《Al Capone》我有试过四个人玩搭档模式,确实比两个人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