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7日星期四

《太平洋颱风》(Pacific Typhoon)

5人玩1次。

游戏大纲

《太平洋颱风》是个以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为背景的纸牌游戏。游戏重演二战的主要战役,每一场仗内,每一个玩家可以选择当日本军或同盟国联军,下牌参战。每个人都下了牌之后,就计算双方的战力。败方的牌和战役牌本身会变成战利品,被胜方瓜分。负责分派战利品的是胜方战力最高的玩家。有趣的是,分赃的时候只需要牌数尽量平均分,不需要管牌上的分数值。例如我是胜方战力最高者,战利品有5、4、2、1、1五张牌,要平均分给三个人,我可以选择自己拿5+4、第二个人拿2+1、第三个人拿1。

每一回合开始,起始玩家摸两张战役牌来选一张,然后第一个下军力牌。每一个玩家只有一次机会下军力牌来参战。下的军力牌决定玩家该回合当日本或盟军。通常玩家只能下一张军力牌,不过有些事件牌和升级牌则没有这样的限制。起始玩家选战役牌的时候可以决定战役的打法,例如白天或晚上打、要打空战、水战、潜艇战或结合以上三种。下军力牌的时候必须符合战役的打法,所以起始玩家可以尽量将战役打法设置得利于自己。这是当起始玩家的好处。不过下军力牌的时候,则通常是越迟下越好,因为可以先看别人怎么下,才决定自己怎么下。往往最后下牌的玩家可以决定战役的胜负。下牌的时候,因为每一场仗每一个玩家都可以自由选择当日本或盟军,所以玩家可以讨论、交涉、合作、甚至谈好条件赢了之后怎样分赃。

我手中的军力牌。红边的是日本的牌、蓝边的是联军的、白边的是特别牌。左上角的三个数字代表打空战、水战和潜艇战时的战力。如果打联合战,则三个数字加起来。照片的形状决定军力牌属于哪一种。圆形是潜望镜,所以这种军力牌可以打潜艇战或联合战。两个圆形是望远镜,打水战或联合战。山丘形状是飞机座舱,打空战或联合战。黄色格子规定可以打哪一年的战役,有些军力牌是二战后期的武器或事件,就不能用在一些早期的战役。


游戏在战役牌牌库用完时结束,战利品总值最高的玩家赢。

每一场仗都会有一些军力牌会变成战利品,所以败方是会少了一些战力。一旦军力牌牌库摸完,弃牌堆要洗牌从新组成牌库,那么之前的战役结果就会对往后的战役有影响了。

游戏附上了好几种变化规则,其中两个比较有趣的是:(1)战役牌库按照战役日期排,这样会比较准确的模拟二战,熟悉游戏的玩家也比较能够计划怎样下牌。(2)玩家分成两组,分别当日军和盟军,这样虽然少了交涉成分,但是感觉会比较像在打仗。目前我还没试过这些变化规则。

亲身体验

开始玩的时候还真的需要一点时间去消化下牌的种种规则,不过一旦上手了,其实玩得很快。开始玩的时候要看战役牌、要比对自己的军力牌看看哪一些可以下,很费时。可是一旦捉到了窍门,就可以很快看得出哪一些牌可以下,可以很快决定怎样下牌、帮哪一边、甚至是不是不参战以便可以换牌,准备下回合再战。

我一开始就很走运,打下不少高分的战利品,而且有些还让我的手牌数目增加,令我更多选择。其他人都开始合作对付我,可是我的运气真的太好了,那么巧就是有合适的军力牌可以下,而且需要甩骰子的时候(只有一些牌需要甩),总是好手气。我们后来并没有把游戏玩完,大约只玩到一半,不过已经算是会玩了。那时候我还是遥遥领先,不过如果大家继续联手对付我,结果会怎样还不一定。

回合进行中,中央放一张战役牌,然后每一个玩家轮流下军力牌。这一场仗已经有三个玩家做日本(红边),只有一个玩家做联军(蓝边)。下白边的牌的玩家还没决定帮哪一边。


这些是战役牌,是我打下的战利品。右下角黄色圆圈内的是分数值。左下角绿色牌标记表示打下这些战役牌的玩家手牌数目增加。这时候我已经有一张加半张加半张,共多两张手牌。


感觉/想法

《太平洋颱风》最令我意外的是虽然很多历史元素,可是玩起来的感觉一点都不像在打第二次世界大战,只像是个多人混战的纸牌数字游戏。游戏中有照片、有历史事件、各种下牌的限制都有历史根据、各种规则也很符合主题,可是就是没有二战的感觉。也许最大的原因是玩家并不属于日军或盟军,所以就没有了那种你死我活的感觉。玩家像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去重演二战,而不像是亲身领军打仗。有的时候同一派里的玩家反而竞争会更激烈,因为大家都要争贡献最大,以便可以夺得分赃的权利,好的自己拿、烂的给队友。

我觉得这游戏有教育价值,因为真的很多太平洋战争的细节。如果仔细研究每一张牌,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以游戏机制来说,我觉得没什么特别,所以我想这游戏比较适合喜欢太平洋战争这题材的玩家玩。

3 条评论: